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评论 0 收藏 0 分享 此文

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大神

2019-3-14 22:16| 发布者: 文章编辑| 查看: 21| 评论: 0

放大 缩小



作者:Alex Weldon



WSOP$10,000单挑无限注德州扑克冠军赛通常一定会呈现一些顶级的打法和有趣的手牌,在2017年的比赛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锦标赛比较早期打的一手牌。当时是Day2,对战双方是Ryan RiessDan Smith



Ryan Riess

Dan Smith


当时正在进行第16个回合的比赛,场上16名选手全部进入钱圈,至少可以得到奖金$24,881。如果打赢手头这场单挑的话,选手可以额外得到奖金$22,028。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进入四分之一决赛,有希望冲击$324,470的冠军奖金和金手链。

 

比赛进行到这个阶段时,Riess的表现一直非常强。盲注级别是2000/4000,他的筹码是520,000,而对手的筹码是280,000


1、完全不同的风格

 

RiessSmith是一对非常有趣的组合,因为他们采取的玩牌风格完全相反。Smith是非常激进的牌手,喜欢打大底池,而Riess更喜欢小球派和低波动的打法。在跟Smith这样的牌手交战时,他很乐意让对方来主导大部分下注。

 

当然,在这种动态之下,Riess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正确评估自己的牌力与对手的范围相比如何,然后判断赢得摊牌的概率是否足以覆盖他打到摊牌的成本。面对像Smith这种技术强悍的激进玩家,你会很难做判断,因为他的范围平衡得非常好,你很难确定他打算下注多少条街。这意味着当你用边缘牌在后面的街跟注时,你的EV很可能接近于0(也就是说,从统计上来看,跟注不会比弃牌好很多,也不会差很多,不过这对Riess的即时结果当然还是很重要的)。


2、牌局回顾

 

这手牌Riess在按钮位,在单挑桌上,这还是小盲位,也就是说他在翻牌前要首先行动,不过在后面的街,他对Smith是有位置的。我们上面说过了,Riess拿着52万筹码领先Smith28万,也就是130BB对抗70BB


  • 翻牌前

 

RiessAQ♦(130BB

SmithKQ70BB

 

从一开始,这手牌就注定会充满戏剧性。尽管RiessAQ在翻牌前占主导地位,有七三开的优势,但翻牌如果能让一位玩家中牌的话,很可能也会让另一位玩家中牌。

 

Riess加注到10,5002.6BB),Smith反加到34,0008.5BB),Riess跟注。

 

两人翻牌前的打法都是非常标准的,他们拿到这样的手牌都会选择这样的下注量。KQs在单挑桌上是足够强的牌了,所以Smith3bet是一定的。尽管RiessAQ领先Smith的范围,但他并不想用4bet来赶走对手范围内很多他能击败的牌。

 

  • 翻牌圈

 

底池:68,00017BB

牌面:Q85

 

如果你怀疑这手牌并不像我所说的那么神奇,到翻牌你就会信了。两人都击中了顶对,不过Riess的跟张更好,Smith则拿到了同花听牌和两对的补牌。这意味着两人在底池的赢率几乎持平了。另外,在这个阶段,两个人都是不可能弃牌的。

 

Smith下注23,000Riess跟注。



Dan Smith

 

有人会问,Riess在这里是否应该加注。如果两位玩家角色对换的话,Smith肯定会考虑加注的。不过考虑到两人各自的特点,跟注对Riess来说肯定是正确的打法。

 

Smith的范围在这里会包含各种听牌、暗三、更差的Q和低对。考虑到Riess的形象很紧,他加注有可能会导致Smith弃掉更差的Q、对子和更弱的听牌,而只用暗三和更好的听牌来全下,这当然不是Riess愿意看到的。这个例子也体现了,紧的形象会在你决定加注时造成反效果,这时你往往希望对手认为你范围内有更多的半诈唬牌。


  • 转牌圈

 

底池:114,00028.5BB

 

牌面:Q856

 

转牌的6完成了Smith的同花,Riess已经毫无生路。现在剩下唯一的问题是,Riess会多输掉多少筹码。

 

Smith下注68,000Riess弃牌!(当然他想了挺久的)。

 

这时,Smith选择增加下注量,试图从Riess那里榨取最大的价值。如果Riess跟注的话,底池会涨到250,000Smith还剩筹码155,000,非常适合在河牌全下。当然,Riess不可能没看出这一点。不过,Smith的下注量本身没有问题,因为他在做大部分诈唬时也会选择这个下注量,这才能让Riess范围内的边缘牌承受最大的压力。

 

3、牌局评论

 

这手牌在PokerGo上有现场直播(当然是有延迟的),评论席上当时坐的是Lon McEachern, Chad PowerJeff Gross。在Riess陷入长考时,他们三人都觉得他不可能弃牌。

 


Ryan Riess


他们认为,Riess有可能在考虑全下。Power指出,翻牌圈出现过同样的问题。换句话说,如果他跟注的话,通常情况不会很好,但全下只有在面对很窄范围的手牌时才合理,比如AKJ的跟张。

 

因此结论是,跟注其实是无可避免的,不过PowerRiess弃牌之前稍微有一点动摇。Gross大声发问,“不知道Riess有没有想过弃牌”,Power回答说,“他想过,只是不会这么做而已。一般不会。”


4、这个弃牌有多紧?


根据你在单挑桌上的经验,这个弃牌可能要么看起来非常简单,要么就是完全不可能做出的。显然,既然Riess能弃牌,说明这并非不可能,但就算你穷极所有想象,这也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在满人桌常规游戏中,当转牌是惊悚牌,对手开第二枪时,弃掉顶对顶跟张是非常紧的打法,但还没有那么不寻常,但这是因为,在满人桌游戏中,翻牌前很强的范围通常在翻牌后会更强。比如,当桌上有多名玩家时,正常的3bet范围内总会有很多优质的口袋对和同花的A,这时Smith更多时候在转牌会有高对和坚果同花。在单挑桌上,两位玩家的范围会宽很多,所以在正常的情况下,顶对顶跟张很少应该弃牌。

 

面对像Smith这么强的对手,这种英雄式的弃牌不会只基于一个因素。一位娱乐型玩家可能会有一个很大的漏洞,比如在有同花的牌面没同花时总是慢打,但如果你的对手是平衡的玩家,只有多种因素同时起作用,才能让弃牌成为一种可能的选择。


第二等级的思考:我的对手有什么牌?

 

当然,像Smith这种水准的玩家不会有下注量马脚,泄露他到底是在诈唬还是在价值下注的。不论他在已知情况下下注多少,他的范围内都会有愿意跟注的牌,以及诈唬的牌。但是,下注量还是暴露了他如何构建自己的范围,以及他在后面的街有什么打算。

 

我们上面说了,他在转牌的下注量是设计好的,是在为河牌的全下做准备,或者至少暗示了他在河牌非常有可能全下。反过来,他在翻牌小的下注量暗示了他的范围内有很多还不错的牌,不介意多看一张牌。

 

把这两条街的下注量联系起来,你会发现,Smith不太可能用更差的牌来做保护式下注或价值下注。换而言之,转牌的下注体现出了极化的范围:Smith这种下注组合在大部分时候要么是在诈唬,要么有比一对更好的牌。

 

第三等级的思考:我的对手认为我有什么牌?

 

这是一个3bet的底池,加上Riess是出了名的紧玩家,这两点会对局势产生很大的影响。在单挑桌上,通常小盲位很紧的3bet跟注范围会包含很多同花的A(不包括AK),一些大的非常同花的A,比如AQAJ,大部分同花的高牌组合,99TT以上的对子,最小7656的同花连牌。

 

这意味着,在这个牌面结构中,Riess不太可能在翻牌拿着只中了一点点的手牌。他范围内大部分牌要么中了很强的牌,要么完全没中牌。他在翻牌跟注,然后看起来并没有要float的打算,这使得Smith可以把很多低于顶对的牌从他的范围内排除。在这个牌面,Riess应该会弃掉大部分非红心的A高牌,以免在后面牌面越来越差时被迫多次跟注,而转牌有可能提高了他范围内许多投机牌。换句话说,如果Smith在这里是诈唬的话,他知道自己很多时候能让Riess弃掉相当不错的牌;Riess范围内能轻松弃掉的牌并不多。

 

第四等级的思考:对手认为我推测他有什么牌?

 

思考等级的战争常常绵延不绝,不过谈到第四等级一般就可以终止这种讨论了。现在我们要说的是牌桌形象:对手认为我们如何推测他的打法,以及他是否会因此改变打法。这在满人常规桌上不是什么大事,在单挑桌上却非常重要。在碰到这种牌局时甚至会更加重要,因为玩家能从观察现场直播的亲朋好友那里打听到对方之前有什么牌。

 

Smith一直诈唬很多,而且他知道到了这个时候,Riess也知道他总是在诈唬。因此,两位玩家都有一个期待,那就是Riess会在某个时间点调整他面对Smith的进攻时的打法,Smith会努力猜测Riess调整的时机,然后降低诈唬的频率,与此同时,Riess会增加他的跟注频率。

 

就在这手牌开始之前,Smith曾经按照WSOP的规定,离开牌桌使用手机。我们可以推测,他也许得到了Riess之前手牌的信息,所以Riess有可能认为Smith决定跟他玩心理战,在考虑要不要先发制人。



所以,如果Smith知道Riess拿着许多想跟注的牌,Riess知道Smith总是诈唬,而且在考虑阻止他的话,那这个牌面会比看起来更加不适合诈唬。反过来,这会导致Smith诈唬更少,但他依然会做下注很大,让他的范围看起来比实际上更加极化。


5、马脚

 

这些理由加起来,让弃牌有了合理的由头。但是就像Power所说,考虑是一回事,但真正能做出极紧的弃牌的玩家并不多。

 

但是,在这种界限不明的情况下,身体上的马脚会变得更加重要。评论员指出,Smith不小心用行为举止泄露了很多信息,而Riess很可能抓到了这些马脚。具体是这样的,当Riess在苦苦思考时,Smith看起来更加放松了,他起身喝了一口水,然后再坐回椅子。

 

Zachary Elwood写过很多关于扑克马脚的文章和书籍。据他所说,牌局早期不寻常的举动通常表明牌弱,但随着底池变大,牌局进入后期,不寻常的举动往往代表牌很强。不如这样说吧,玩家在紧张或兴奋时会更谨慎地保持中立的行为,在翻牌前,这往往代表他有强牌,但随着牌局接近结束,这往往是诈唬的标志。

 

在这手牌中,Smith做出的下注尽管不是全下,但是看起来他很可能在摊牌前全下;当他看到对手很难做决策时,他有很放松的表现,这表明他更可能有强牌。当然,优秀的玩家有能力偶尔伪装身体的马脚。但是,在高压之下伪装放松比演其他行为更困难,Riess很可能注意到了Smith的身体语言,然后相信对方牌很强。


6、代替随机性的完美风暴

 

显然,在一个完美的策略中, Riess在这种情况下弃牌的次数不会很多,不过假设有一种完美打法的话,他可能还是会有一点点弃牌的概率。毕竟,解决大部分扑克场景的理想打法就是混合策略,也就是用概率的方式,在两种或更多种选项中进行选择。

 

这就是Libratus这种电脑的运作方式,但人类可做不到那么随机。但是,人类可以使用其他外部因素——马脚和对手的心理。

 

在这个例子中,对第二次开火弃掉顶对其实应该是相当低概率的打法。但是由于我们没有办法在头脑中掷骰子,来判断我们这么做的概率到底应该是5%还是其他数目,现实中我们能做的就是等待这种心理线索的完美风暴,来让我们做出意料之外的打法:假如你应该有弃牌的概率,哪怕非常非常小,那么当对手明知道你很强,本来他应该放慢速度,但他还是做了一个极化的下注,而且看起来很放松时,你就该弃牌了。





----------------------------------------------------

下面二维码是Mike粉丝公众号欢迎关注
公众号:MikesFans
查看教练推荐线上平台,请在公众号对话窗口回复"平台" 获得可点击的链接!
或拷贝以下链接至浏览器: 
感谢粉丝们支持!
MIKE教练简介:
-本科在读临床医学专业学生
-扑克手网独立创始人
-专业德州扑克牌局思维讲解分析
-钻研德州扑克心理分析7年余
-高额现金职业牌手牌龄8年余
-擅长牌手,牌局分析与心理读牌
-德州扑克专业数据分析
(HOLDEM' MANAGER 2/ POKERTRACKER 4)
-活跃与熊猫、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
-专业主播职龄2年余
-于2015年在直播平台、德扑界内发起个人“60天50万挑战”
成功全款买下一套房子,打响在德扑界的名声。
-2016/08开始国内大型德州扑克锦标赛
(1)CPG(CHINA POKER GAMES) 主赛事:14名
(2)WPT(WORLD POKER TOUR 中国站)主赛事: 37名
-目前致力于推广德州扑克文化事业
-主力于德州扑克思维分析教学
-制作教学视频,著名德州扑克书籍文献解说
-目标为中国国内德州扑克长期发展做出最大的贡献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